十木

雾影(下)



雪山银燕提起啸灵枪,眼前雾色笼罩,只能看清自己周遭十几米内的树木分布,自是完全没有那棵需要两人合抱才能围拢的粗壮树木,也自是不见树下那抹红色的人影。这世界一片灰蒙蒙的样子,入冬时节这些树木将枯,不见多少绿色,雪山银燕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在这处不带多少色彩的世界里,好不容易出现的那个红色人影,却没能够抓住。
但,只是因为那抹色彩吗?
雪山银燕觉得头有点疼,他极力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那个人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个也许除了他之外从来没有任何人来过的地方,又为什么在自己几乎要触碰到的时候却消失了,这个人又是谁呢?
他想不清楚,他只是记起了那双眼睛。那眼中似乎有着星辰大海,海洋千万年的浮沉和那些无数生命的光点大概都含那双眼中,宇宙千万年的星辰变化光河变迁也可以从那双眼中找到。
雪山银燕突然想到,他曾经应该是见过这双眼睛的。
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见。
也许再也无法见到了。
也或许他其实从很久以前就已经失去见到那双眼睛的机会了。
雪山银燕忽然感到一种很强烈的失落感。雾色越来越浓重了,几米开外的事物都不过是模糊的影子,一切都是不清晰的,就像他的记忆一样,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地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只是一条左臂握着啸灵枪,他每天在这林子里转悠,但只是单调重复地走着,什么也不会去想,就像一切都是这个模样。他习惯着这种生活,也许他从前就过着这样的生活,所以他之前从没在意这些躲在雾色之后的事情,但那双眼睛让他感到失落。
雪山银燕想双手抱住自己的头,很多复杂的感觉涌上来却无法想清楚使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但他做不到。他听见啸灵枪掉在地上的声音,他的左手扶着自己的头,没有右手支撑他的身体重量驱使着他直接倒向就近的一棵树干,他喘着粗气,只觉得雾色越来越浓重,意识变得昏昏沉沉,许多东西又变得模糊起来。
他睁开眼睛,这大雾已经逼得一两米远的所在都难以看清,雪山银燕想,如果再浓一点,他可能就再找不到刚才那棵树了吧。
还有那个人影。
雪山银燕突然发疯似的跑了起来,他穿过这雾影重重的林子,绕过无数棵直冲天空生长的树木,偶尔有几只灰色的鸟雀被他惊起径直飞开,他跌跌撞撞地往前跑,跑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又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奔去,这奔跑没有什么方向感可言,大概只是一个人在疯狂地追逐什么不可及的东西时所做出的反应。撞到两棵藏在雾色之后的树而跌坐在地上,他只是爬起来继续往前跑,绊倒什么树根或是掉落的树枝,他也没停下过脚步。雪山银燕就这样找了很久,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或者更久,他大概把整个林子都转遍了,没有一处是他曾见过的所在,他也许只是在同一个地方打转,每个地方都看起来很熟悉,然而他没见到那个人。
他瘫坐在地上,感到自己在眼里打转的东西大概是泪水,没有人会看见,但他还是一只单手捂住自己的脸。他只是很想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他只是觉得很多事物都变得模糊,他不懂为什么会在这样一片雾色重重的林子里,他只是很想见到那双眼睛——他只是很想见到那双眼睛的主人。
“雪山银燕。”
谁在……叫他。
雪山银燕,是他的名字,不过时间久了也没多少人叫,他就没怎么在意这件事了。
谁会……这样叫呢。
“银燕。“
雪山银燕惊觉般地抬起头,那抹火红色的人影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他周遭浓重的雾色全数散去,使他的面容显得如此清晰而真实。
“烛九阴!“
这个名字就这样脱口而出。
雪山银燕知道,自己曾经是见过那双眼睛的。那双眼睛见证了世间万事变迁,山河沉降,星辰变换,在生命最后的一个瞬间,里面却只有自己。
“我在。”
有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他,那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和曾经无半分差别。
“烛九阴……”
雪山银燕觉得,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记起来了,或者说他一直都没忘,只不过有些事情他不愿意接受罢了。
“我在。”
银燕想自己大概是在哭,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身体有点发抖,身后的人抱得更紧了。
“银燕,我一直都在。”身后的人这样说道。
这大雾逐渐散去,林中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但他们周遭却都还是一片浓重的雾色。雪山银燕现在突然不希望这雾色散去,他很害怕身后的人又只是一个雾影,雾色散去之后,他也会跟着消散。
“放心罢,我不是影子。”
这气息很真实,雪山银燕想。他握住了身后人的手,这林中两抹火红与银白的色彩交织在一起,在一瞬间如同永恒。
“我……“雪山银燕想说些什么,但他梗住了。
“只要你想,我一直都在这里。“烛九阴说道。
“好……“
“但是现在,你该走了。“
雪山银燕身后的怀抱突然消失了,林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却不是因为雾气笼罩。现在所有的雾都消失了,连他周遭都不曾剩下一点,那些远处的树木开始逐渐转化为空白的一片,他觉得这个世界似乎正在消散,尤其是和那个人一起,就要不存于世上,而他却无法挽留。
他眼角的泪水流下来。
然后他听见那个声音,
“你不能一直留在这个世界里,银燕。“嗓音一如往常地低沉,但总是使人心安。“你和我不同,我会在这里是因为你的意识里面有我,但你自己不行。你可以来这里找到我,不过你不能一直留在这里,至少现在,”
银燕听见这个声音说道:
“离开吧。”
雾色散尽了,一切都变得前所未有地清晰,银燕身处一片白色的世界之中,在这个没有任何元素掺杂的世界,他回答了这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我……知道了。”
一抹火红的影子从前面抱住了他,雪山银燕抬起头,目光撞进如星辰大海般的眼中,那双眼中的此刻只有他的面容,一如往常。
然后这抹影子的主人将头凑到银燕耳边,
“银燕,我一直都在。”




雾影,完。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