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木

雾影(上)



将要入冬了。

生长万物的森林这时候受着自然规律的牵引落下一地的枯叶,许多野兽的活动也渐渐减少。在这北方寒冷之地,天气变化比南方要早,许多生物的作息自然也与南方不同。林木大多高大,太阳将光投下,从没有枝杈树叶阻拦的空隙将光亮送进树林,这片世界却仍旧是一幅凄冷的景象。还是清晨,昨夜的雾气却没有消散的意思,仍旧围绕着,使人有些看不清这里的全貌。

而这雾气之中隐隐显出一个人影来,这人影缓缓踏在满地的枯叶之上,每一步都很稳,但却并不重,似是不愿发出声响。然而一截掩藏在枯叶层下的树枝却未曾顾及这人影的想法,也许是自高大的落叶乔木上掉落之后便懒得费神管自己的命运,是再折断也好让岁月侵蚀也罢,都非是重要的事儿,那人影不偏不倚,刚好踩在这截枯枝上。随着“咔嚓”一声,一棵白桦树后,忽然有什么东西动了动,紧接着便是一个影子飞奔而出,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那人影见了这情景,身影一闪,快速追了上去,奔跑之时只带起自己两翼一阵阵的风。先前那影子速度很快,隔着雾气也能见着那四条修长却又健壮的腿怎样地配合,在这林中急奔之时带起枯叶打着转直飞向天空,身形矫健,是一头成年的鹿没错了。那人影的速度也不慢,紧盯着目标追赶,但身形却有些晃,似乎是有点重心不稳,如此下来,与前面那鹿的距离便逐渐拉开了。眼见着前面那影子快要没入雾气之中,追逐者的左手忽地一晃,一道笔直的影子穿林而过,对着那头鹿直射过去,但却被这灵性的动物巧妙地一转弯,避过了。

雪山银燕望着那头飞奔而去的鹿,叹了一口气,心想今天怕是只能另寻其他猎物了。向前小跑了几步,想要将插在树干中啸灵枪拔下来,却奈何刚刚使的力气有些大,一只手没法做成,便是一脚踏在树干,借力用左手将枪使劲拔了下来,自己也在枪身离树的一瞬向后退了几步,将啸灵插在地上后扶着枪身才稳住身形。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望着这片生着许多高大树木的森林,想到现今快要入冬,生物活动的踪迹也少了起来,心里盘算着该要怎样去寻其他的猎物度过这段时日才好。奈何自己气力不济,这些天也没能吃到什么东西,否则刚刚那鹿该是不会失手的,他呆呆地抬头望了眼天,突然在想若是从前的时候……

从前……雪山银燕突然有些懵,从前发生过什么呢,这个词就像这林中浓重的雾气,难以一窥其原貌。然而他未有多想,这林中雾气的消散与否不是他可以决定的,从前这个词也许和这雾气差不多吧。不管了,雪山银燕就这样放下了这个话题,只是拿着手中的枪,打算往下一个方向走去。

他环顾四周,这处净是些多年生的落叶乔木,一棵棵生得高大,约莫少有二三十米高,高处若不是秋冬之际落了许多叶子怕是难见到天空的样貌。挡着天的枝杈多是粗壮,树枝颜色也不深,与有点灰暗的天空相称,加上这笼罩的雾气,倒是有些凄凉的感觉。这感觉却没有映入雪山银燕的心中去,他只觉着这景色印象中没怎么见过,树林他当是去过许多,却是少有生得这么多高大树木的,那些树林也当更加葱郁。从前的事情。他只在脑中留下一个这样的印象,却也没怎么深思,就这样任着这些思绪出现着、又逐渐淡去。

正打算随意往一个方向离开时,他偏头忽然见着雾色笼罩的远处似乎有一道红色的影子。他又细细看了眼,在一棵生得明显较其他树都要高大的树下真像是有个人影,这森林人迹罕至,雪山银燕几乎忘却了自己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如今反正是一个人也没有见着过。他眼睛不算很好,雾色影响下更看得不清楚,也没有再想太多,直接朝那方向走了去。

“有人在吗?”

雪山银燕向那树下靠近时,大声问道。

没人回应。但随着与那影子的距离越来越近,雾气的遮挡愈来愈不明显,树下那抹红色的影子,轮廓也越来越清晰,分明是一个人了。脚下踩着的枯叶在摩擦之间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除此之外,雪山银燕只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真正是很安静。

太安静了。雪山银燕心里隐隐这样觉得,没有其他的声音掺入,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人,他的脑海里甚至记不起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其他的声音。但他听见那些枯叶揉碎的响声了,原本鲜活的叶子从树上冒出来,带着嫩绿,而后年岁变迁,枯黄了,掉落了,最后划归尘土,它们连枯黄干脆了被揉碎的声音都消散。

他想听见其他的声音。这森林里太灰暗了,不仅是色调灰暗,连声音都灰暗,枯槁一样。他自己是什么颜色的?他有点忘了。然后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一身银色的装束,但沾满了灰,很久没有清洗过,都有些难看出是银色了。他右边的衣袖被什么力道撕扯开过,少了一截,有些黑色的印记,显得更脏,他想象不出原本衣服是什么样的,只是觉得自己身上好像也没有颜色。

自己从前有颜色吗?他突然想到这点,然后他看着自己愣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那道红色的人影——对!那个影子!那个影子是有颜色的!他忽然奋力向前跑去,脸上竟露出几分期待。

“呼……”雪山银燕将啸灵枪放下,许是动作有些急切的缘故,枪声的震荡引出一阵金属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

然后有些起风了。

火红的发丝就这样有些狂放地飘荡在空气之中,周遭的雾气几乎散去了,这红色的影子也显示出其原本的面貌。雪山银燕就这样睁眼看着眼前之人形象变得愈发愈清晰,一时却不知要说些什么,只觉得脑中很多被掩盖的东西逐渐变得不那么混沌,好像找回了什么东西似得,但他不知如何描述。只是看着这人一头红发,首发生四角,角身通红,其上还有着金色的复杂纹路,端得是一幅狂傲的模样,直打破这森林中黯淡无光的景象。一身红黑,衬得他之肤色苍白,这肤色却是与周遭凄凉的环境相融。他背靠在那粗壮的树干之上,阖着自己的眼,双手环抱,一言不发。雪山银燕盯着他竟入神了,感到脑海中原本平和的混沌变化起来,似乎要把影子抹地更加清晰。

“我……”他不自觉地开口,身体又向前进了两步,重心的移动带起脚下枯枝败叶发出细微的声响,仍旧是很安静,但在这声音之外存在着两人轻微的吐息声。

雪山银燕很想去触碰眼前的人,他缓缓抬起自己的右臂,眼前的人却忽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那眼中宛如存在着星辰大海,观遍世间万千之物却不为其所扰,独留那一份璀璨点亮漫长岁月的枯槁与黯淡。

银燕离眼前之人不过咫尺,他眼角挂着水珠闪动,而表情却没有一丝变化,仍是之前那有些木讷的样子,全然不觉自己眼角出现何物。他只看见那篇星辰大海之中倒映出自己的脸,下意识地,他伸出手去触碰,然后他停住了。


他触摸不到的。


他险险都忘了。


他的右臂早在从前就已经遗失了。


伴随那些叫做“从前”的记忆混入混沌之中。


后方忽然传来一声鹿鸣,他不自觉地地回过头,眼角的水珠随着摆动掉了下来,溅落在枯叶上化成更细小的水花,最后又像是成了雾气,消散在空气之中。

空无一物。

惊觉般回过头,那星辰般的眼眸随着红色的人影消失了,雾气再次笼罩起来,那棵粗壮的树木也渐渐隐于雾色之中。待雪山银燕反应过来之时,自己早已在百丈开外,哪里还看得见之前所见的那番景象?不过是这北地的森林之中笼着层层的雾,似是浓重又不觉压抑,只是让人看不清眼前的一切罢了。


然后世界又变回没有一丝色彩的模样。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