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木

戏外


【一个唇彩梗...


元邪皇阖着眼,一个人坐在休息室的角落里。彩排已经结束,剧组的人逐渐散去,休息室里偶尔有几个人进出,却都没久留,最终仍只剩他一人。
“哈。”元邪皇突然发出一声感叹,“银燕,还没走吗?”
雪山银燕从门后探出头来,“还没呢,”他几步走到邪皇身边,将右手搭上邪皇肩膀,“九阴你呢?戏服也没有换,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邪皇身上穿着彩排的服装,一头火红的长发上还戴着花纹复杂的头饰,和穿着便装的银燕相比,显出一种狂傲。他缓缓睁开眼,没有正面回答银燕的问题,“今日彩排完毕,你对我的部分有什么感觉?”
银燕歪头想了想,“挺好的啊,感觉没有什么问题,怎么了吗?”
邪皇转过头来看着银燕,少年的眼神干净纯粹,里面流露出一种关切,他回答道:“无大事,只是觉得哪里差了一点点。”
“有吗?我觉得你演的很好!演出来很有感觉啊!”
“不,”邪皇一手抚上银燕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掌,轻轻握住,“我的意思是——”
邪皇突然起身凑近银燕,一手与银燕手指相扣,一手搭上其肩膀,顺势将银燕往自己这边带了些,两人四目相对,银燕忽然觉得心跳有些加快。
“妆有点问题。”邪皇开口说。
“啊?”
“之前排练未曾想这么多,今天走一趟完整的流程,加上灯光,我想有的地方需要改。”邪皇看着银燕眼中映出的自己的脸,将银燕额前的几缕碎发拨开,问道:“你觉得需要加点什么吗?”
银燕眯了眯眼,想将眼前之人的面容看得更清楚些,但并没有感觉出什么来,“我,我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需要改的地方……”
邪皇笑了笑,将一支东西塞进银燕手中,“这个,”说着又靠近了些,“化妆师说会让效果更好。”
“诶?”银燕摊开手心,一支珠光紫的唇彩躺在手心,“这个不是……”
“嗯对。”邪皇一手扣着银燕的头,让自己的额头靠上银燕,“我想你我之间的戏份较多,你对我的角色自然最是了解,”被这样的举动一弄,银燕抬眸便撞进邪皇如星辰般的眼中,脸上不觉微红,邪皇此时却不急不慢地说道,“由你帮我涂上,当是最为合适。”
“可是我不太会……”
“无事,照你感觉来便好。”
“……好的,我试试。”
——
“九阴,你看这样如何?”
雪山银燕平时也不太倒腾这东西,只是凭感觉在邪皇嘴上细细描画,邪皇的气息在他的耳边吹过,他只觉得脸上烧得更厉害了,但是做事的态度神情极为认真,却不知自己到底涂得合适不合适。
“嗯,很好。”元邪皇望了一眼墙上的镜子,对银燕说道,“这个样子差不多了,只是下手稍重了些。”
“诶,抱歉……”银燕有些不好意思,却听邪皇道:
“无妨,”
“唔……”银燕忽然觉得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双唇,邪皇一只手扶着银燕的腰,另一只手轻轻扣着银燕的头,以一种温柔的力道吻了下去,在银燕唇上留下淡淡的紫色痕迹。
嗯,这样的话,就刚刚好了。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