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木

SECOND TO NONE 02

拟人 AU

这次,Barricade岔开了话题。
“Concerto No.1 In F Major, BWV1046 2. Adagio”
然后轮到Bumblebee愣住了,
“你……听得这么清楚?”
“就在隔壁房间,不远,很容易听出来。”
“……哇哦。”

——
一分钟前。
“我现在很怀疑,你究竟是不是一名正经的警官。”
Barricade开始在脑子思索起这句话是否有更深的含义。
不,不对,重点不是这句话。
“毕竟我今晚前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可不是在末路大街,当时,你也并没有穿着警服。”
他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见到面前这名黄发青年就觉得有一丝熟悉感了。
然后他注意到房门外传来的音乐声,于是放松下来,说了一句话,
“Concerto No.1 In F Major, BWV1046 2. Adagio”
——

“你喜欢听古典?”
“嗯,还好吧。”
“Karl Richter,勃兰登堡协奏曲,选得不错。”
“谢谢夸奖,”Bumblebee看了一眼这名“警官”,他已经悠闲地半躺了回去,以一种随意的姿态靠在枕头上,一反之前肌肉紧绷精神紧张的模样,不禁觉得空气之中加入了一股诙谐的因素,
“所以,Sir,你不打算动手了?”
“Barricade,”面前的人说道,“我的名字。”
好吧。
名字不错。
“Bumblebee。”为了表示尊重,黄发青年回答道。
这时隔壁房间传来的音乐也从细腻舒缓的慢板演奏转为活跃俏皮的快板节奏。
“3. Allegro”
“嗯,没错。”Bumblebee也顺势靠回椅背,“没有想到你对古典乐也这么敏感。”
“不完全,我听古典不多,这张录音我刚好听过而已。”
“曲名记得也很清楚。”
“碰巧而已,有时候你总得记住那么一点东西。”Barricade说,“我好奇的是,你既然喜欢听古典,今天晚上,当然也可以称之为昨天晚上,怎么会跑去Kolkular这种地方。”
“两者并不冲突吧,”Bumblebee摊了摊手,“虽然,我确实是被朋友拉过去的。”

——
前一天晚上21:00,Kolkular。
“Jazz,你一直说要来的地方,就是这家酒吧?”
“对啊,怎么,Bee你不喜欢?”
“呃,也不是,只不过我一直以为你喜欢蓝调布鲁斯风格的小酒馆而已……”
Bumblebee看着自己所处的地方,木质的地板有些年头了,部分地方踩起来嘎吱作响,颜色也已经有些泛黑;墙壁上贴着各式各样的乐队海报,牛皮的、胶装的、还有很多不知名乐队的标志贴画,撒旦、倒十字架、骷髅头、腐烂的尸体、沼泽中的恶鬼、扭曲的世界……种种因素充斥其中,耳边则是背景音里传出的黑金属风格的音乐。
“哈哈哈哈哈偶尔换换风格也不错嘛。”Jazz说,“这家livehouse很有名的,音响、线材这些设备相当不错,最重要的是很多优秀的地下乐队都常在这里开演唱会,”他指向前方的小型演出台,“今天晚上这支乐队就非常棒,据说是酒吧前任老板一手组建的乐队。”
“哈?前任老板?”
“嗯,一个非常厉害的音乐制作人,很多年前就开始玩金属乐,在地下乐队的圈子里相当受尊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放手Kolkular的管理,这支乐队也因为相关的原因很久没动静了,这次回归不知道那位老大在不在呢。”
“被你这么一说,还挺期待的。”
“相信Jazz的听歌品味,没错的。”
整间酒吧的灯突然全部熄灭了。
“嗯?”Bumblebee顿时紧张了一下,被Jazz拍了拍肩膀,
“嘿,Bee,放松,要开始了。”
聚光灯在下一秒全部指向演出场地中央,四名乐手站在livehouse的舞台上,顿时成为全场的焦点,场下的观众开始了疯狂的欢呼。
“THE CHAOS! THE CHAOS! THE CHAOS!” [1]
主唱、吉他手、贝斯、鼓手交换了一个眼神,极具节奏感的前奏响起,全场气氛一瞬间被点燃,
“This Moment! This Moment!”
【You will remember this moment 】
你会铭记这一刻
【as you dig into me 】
当你深入我的内心
【And from your smile now 】
从你现在的笑容
【It seems as if you liked it 】
读到你残忍的快感
【You'd better cherish this moment 】
你最好珍惜这一刻
【as you dig into me 】
当你深入我的内心
【You'll never get another chance】
你将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at this 】
在这
【I won't stand another minute 】
我再也无法忍受你
【of your questioning me 】
喋喋不休的追问
【You hear me, bitch, stop 】
你懂我的意思,**,住口!
【The interrogations over 】
审问结束了
【I can't handle the feeling 】
我无从控制我的感觉
【of your pestering me 】
当你不停地烦我的时候
【How would you like 】
你怎么就这么感兴趣
【to meet my favorite fist 】
我的所有
【No you can't renege】
不,你不能食言
【I love to see you begging】
我喜欢看到你乞求的样子
【Dream this moment as you run away】
梦想你落荒而逃的这一刻
【You weren't only separate me from 】
你只能把我
【what I believe this moment】
同我所信仰的一切分开
【in brutality 】
在残暴
【You're the one who kept on pushing 】
你就是那个不停逼我的
【Till I made you bleed 】
直到我让你流血

【It seems your pride has been stolen 】
你似乎很为遭窃自豪
【since you stood up to me 】
直到你对抗我的时候
【I'll tell you now you know I think 】
我现在就告诉你你知道的
【I really like it 】
我很喜欢这样
【So learn a lesson from someone】
所以,从别人的教训中
【who will never repeat the many tragic mistakes of his past 】
学习那些从来不让悲剧重演的人
【I hope you savor this moment 】
我希望你细细品味这一刻
【as you're still on your feet 】
当你还活着的时候
【So keep it quiet now】
安静吧
【I think you're gonna like it 】
我想你会喜欢它
【Words have their consequences when 】
他们对我说的每一话句话
【they're spoken to me 】
都将给你带来厄运
【You better be careful when you're writing checks 】
当你对我开罚单的时候,你最好小心
【Don't you question how】
你干嘛不问问
【I stand above you Now I've 】
我是如何凌驾于你
【Dream this moment as you run away】
梦想你落荒而逃的这一刻
【You weren't only separate me from】
你只能把我
【what I believe this moment 】
同我所信仰的一切分开
【in brutality 】
在残暴
【You're the one who kept on pushing】
你就是那个不停逼我的
【Till I made you bleed 】
直到我让你流血

【Now you know the answer 】
现在你知道答案了
【Save yourself from danger】
让你自己远离危险
【I cannot forget how all of this began】
我不能忘记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I know you know the answers 】
我明白你知道答案
【Save yourself from danger 】
让你自己远离危险
【Beaten by a stranger 】
倒在一个陌生人的脚下
【Blood still on his hands Now 】
你的血还沾在他的手上
【Dream this moment as you run away 】
梦想你落荒而逃的这一刻
【You weren't only separate me from】
你只能把我
【what I believe this moment 】
同我所信仰的一切分开
【in brutality 】
在残暴
【You're the one who kept on pushing】
你就是那个不停逼我的
【Till I made you bleed 】
直到我让你流血 [2]
全场再次响起欢呼,
“牛逼!” [3]
“哇哦,棒呆了!”
Bumblebee显然被现场的气氛和乐队的曲子给震撼到了。
“对吧对吧!”Jazz很愉快地说,“不过这次那位老大没有回来,核心成员缺了最重要的一个,还是有些可惜。”
“嗯?我倒是没听出来,感觉很不错啊。”
“哈哈是的,毕竟创始人之一的贝斯手协调能力很好,对整体效果的把握很不错。”
“贝斯吗?”
Bumblebee顺着舞台的方向望去,一个留着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戴着黑色墨镜、穿一件黑色短袖一条黑色牛仔长裤黑色马丁靴的男子站在舞台左侧,他个子不算特别高,整个人在乐队并不起眼。不像主唱在开场曲结束后还和台下的观众有几个动作眼神的交流,他拿着一把Spector Euro 5 LX的贝斯,在间歇期默默在台上调试自己的琴,准备下一首歌的开始。
但是Bumblebee有一种感觉,少了这个人,这支乐队今天绝不会收到这样好的现场效果。
——

“我很高兴知道有人这样关注一个贝斯手。”
“机缘巧合。”Bumblebee说。
“所以,你就是因为看了我们乐队晚上的演出,才跟着我去末路大街的?看来我不知不觉多了一个死忠粉丝嘛。”
“呃……这点请你别误会,我很欣赏你的演奏水平,仅仅是欣赏而已,路过末路大街只是偶然,我在酒吧逗留到一点多才离开,而你,我记得演出结束没到十二点你就离开了,我并没有特意跟着你。”
“那更有趣了,你怎么发觉我当时在大街里的?”
“你的警车标志很明显,或者说,你那把限量版的Spector五弦贝斯很吸引人眼球,你把它装进车里的时候很难不让人注意。”
“所以你还是在关注我。”Barricade嘴角微微翘起,看起来心情不错。
“……”Bumblebee突然有点语塞,“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
“总之,谢谢。”
“不客气,你没有因为奇怪的怀疑理由把我打一顿我已经很高兴了。”
“放心,我这个人对粉丝很宽容。”
“……你确实不是个正经的警察。”
“不过我很恪尽职守。”
“你管晚上翘班去酒吧弹贝斯叫恪尽职守?”
“你已经说过,我十二点之前就离开了。”
“说得好像你是去追捕罪犯一样,说真的,我不太相信你说的话。”Bumblebee站起身来,“不过,我也不在意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对常在Kolkular混迹的警官喜欢做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外表常常有欺骗性。”
“你说什么?”Bumblebee停下了自己转动门把手的动作。
“我说,混乱爆发前,城市各处都是一片安宁和谐的景象,”Barricade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外表常常具有欺骗性。”
“所以。”
“只要你撕开外表,”Barricade暗红色的双眼中突然闪烁着不一样的色彩,
“——THE CHAOS.”





[1] THE CHAOS,原创乐队名,原型:芝加哥重金属乐队Disturbed。
[2] 开场歌曲:This Moment,来自专辑《Transformers (Music from the Motion Picture)》,建议搭配食用。
TBC.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