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木

Second To None 01

拟人 AU


Bumblebee确定,自己听到了枪声。
虽然声音很远,但他听得很清楚。
“末路大街最近不太平,建议你晚上回家不要经过那条路,从另外一条路走吧。”他想起友人的忠告,然后,做了一个非常不符合逻辑的决定——
他把自己的车停在了路边角落里,离开了自己原本行驶的街道,向发出枪声的方向缓缓移去。

末路大街,这座城市亚中心地区的一条街道。曾经繁华,但却破败了下去,没有人知道原因,有一天所有人回过神看时,它已经是一处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来到的地方。没有正当交易,也很少有非法交易,就像一处被人遗忘的角落,偶尔兴起的波澜,大概也只是偶然。
这样一处所在,为什么会响起枪声?
Bumblebee注意到了停在街边的一辆警车,有些熟悉,今晚早些时候他见过,在酒吧附近。他警惕地环视四周,自己已经走过了末路大街的中心部位,再走一段就是它的末端,落着灰尘的地面、不会再开门的商铺、生锈的铁闸门,如同迷雾一般看不清的前方。岔路口很多,透出幽黑的光,像小说里写的,也许黑暗里有眼睛在窥探。不过Bumblebee不这么想,在这条街的深处,不会有多少双眼睛愿意一直窥视的,他看不出这样做的必要性,但他有兴趣调查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根据刚刚枪声的大小和方位来看,基本就在这附近,Bumblebee将自己的身体贴近阴暗处的墙面,缓缓向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向移动,然后,他听见了“砰”的一声。
什么声音?
不,不是枪声,这是人的身体撞击地面的声音。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黄色短发的青年闭上眼回想了半秒,那是喉咙发出的声音,某个人撞到地面,不,大概是摔到地面之后,喉咙发出的呜咽声,虽然很小,但是的确存在。
他迅速地冲到了一个拐角处,整个人借着冲力斜倒在地上,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枪指向前方,然后他愣住了——
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子倒在地上,右手捂着自己左腰,深蓝色的警服已经被血染红,不致命,但失血量不算很小。
是刚刚的枪声。
Bumblebee没有发现周围有其他任何动静,没有人的脚步声、呼吸声、枪支或是其他金属物品碰撞的声音,他能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和面前这位警官微弱的喘息声。
“Sir?”他站起来向面前倒在地上的人靠近,这个人带着一副黄色的夜视镜,刚刚摔倒的时候已经裂开。一头黑色的短发,干净利落,几缕发丝上沾着血,头部有伤,但是不严重。Bumblebee抬头看了看,破碎的窗户,离地五六米远,而这个人的周围恰巧还有一地的玻璃渣,脸上也有被割伤的痕迹。他把手指放到这名警官鼻子边探了探,还有呼吸,活着。
很好,毕竟是这样的距离的撞击和枪伤。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了。

——
Barricade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摸向自己左腿外侧,却没有枪的影子。
然后是脚步声。
“哇哦,别紧张。”
刚推开门,Bumblebee发现被自己救回来的警官已经醒了,还摆出一副具有攻击性的架势。
他索性举起自己双手,“Sir,我可是好不容易把你从路边拖回来的,麻烦你看在我包扎伤口不容易的份上,别乱动行吗。”
Barricade看向自己的腰部,伤口已经被包扎过,而且包扎地很好。他稍微放松了些,开始审视起周围的一切。
这间屋子面积不大,十来平米,没有摆很多东西,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风格很简洁。面前这个青年,约莫二十岁出头,黄色短发,表现出一副很随和的模样,在他放松下来之后,拉过椅子坐在了门边,就这样看着他。
“谢谢。”
“不客气。”Bumblebee笑了笑,“最近的医院稍微远了点,所以我只好把您暂时带到我的住所进行一些简单的包扎,腰伤不严重,没有伤到大动脉,昏迷过去可能是头部轻微撞击的缘故,我也做了一些简单处理。”
Barricade点了点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头上缠了一圈绷带。
“这是你的房间?”
“不不不,这是客房,我住另外一间。”
“你一个人住吗?”
“嗯,差不多是的,”黄发青年回答,“所以地方还算宽敞。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你不介意可以睡这里,毕竟受伤了稍微休息一下也不错。”
“嗯。”
“需要吃东西吗?”
“不用。”
“好吧,Sir,你值夜班?”
Barricade抬头望向青年的眼睛,湛蓝色,没有什么杂质,听起来只是很单纯的关心,他想了想,回答道:
“是的。”
“在末路大街?”
“刚好看到有可疑的人。”
“哇,我一直以为那条街已经荒废了,没想到警局还会有人去管。”
“偶尔,会有。”Barricade突然咧嘴笑了一下,“就像偶尔也会有无关的公民愿意跑进去看一眼,还是在知道这条街几乎等于这座城市的禁区的情况下。”
很有趣。Bumblebee和Barricade同时意识到了这点,两个人的目的都不只是好奇而已,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更多的东西。
重点是,双方希望得到的是什么。
“小伙子,我想你知道我的枪在哪儿,对吗?”
“当然,Sir。”
“那么我想你也知道,我希望你可以把它还给我,毕竟,作为一名警官,我需要它去执行任务。”
“那当然,我会的,但不是现在,我不想因为误会在身上留下几个Glock 17的9mm弹孔。”
Barricade凝视着眼前这个黄发青年,暗红色眼睛的颜色深了几分,他现在状态不算太好,被人用枪射中,又从五六米高的窗户摔下去,这一切都是两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失血量,不算太小,他看不到,但是直觉告诉他自己现在的脸色应该有些苍白。他应该休整,而这间屋子不失为一个暂时的好住处,但是,面前这个救了他的青年,真实目的是什么,这和末路大街发生的一切有何联系,他需要知道答案。
有必要的话,可以采取暴力一点的手段。
“Sir,别激动啊,我没有恶意,不然也不会把你拖回来了。”Bumblebee看着眼前这位肌肉有些紧绷的样子,急忙说道。
“当然。” Barricade有些严肃的表情逐渐放松了下来,“只不过我想知道,一个普通公民为什么会在凌晨两点左右,只身一人,跑到末路大街这种地方。”
“嘿,”Bumblebee表情有点惊讶,“如果我没弄错,你晚上也是只身一人去的末路大街吧?警官你这是在拷问一个刚刚救了你的公民吗?”
“我那是,执行公务。”
“得了吧,警署早就不管这种区域的事情了,这个城市的警察难道会为了可疑罪犯而跑到一个危险性如此之高的地方?说出去没人会相信的。”
“作为一名警官,有正义感有什么不对吗?”
“老实说,我一点都不觉得你看起来是一个正义感的人。”​
Barricade笑了,先是小小地冷笑一声,然后大声地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公民,你很有趣。”
“谢谢夸奖。”
笑声戛然而止。
Bumblebee对上了Barricade那双暗红色的眼睛,
“你想要什么?”
“我不想要什么,”Bumblebee湛蓝色的眼睛直视着眼前这个人,“我只是想说,警官,怀疑人之前不如先想想自己做了些什么。”
“是吗?”
“没错,” Bumblebee说道,“毕竟我今晚前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可不是在末路大街,当时,你也并没有穿着警服。”
屋子里的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
“我现在很怀疑,你究竟是不是一名正经的警官。”


TBC.


评论(6)

热度(58)